123木头人

【踹飞柜门】

茶无此人:

  
整理了一下目前L和H的歌词照应的地方,他俩悄悄咪咪商量安排了好的小细节[二哈]如果有漏掉的欢迎补充!



We were in love,now we are strangers. 
我们曾经爱得那么深,现在我们却形同陌路。
                          –Miss You
We are not who we used to be.
我们都已改变,不似从前。
                          –Two Ghost
  

I've been checking my phone all evening.
我整个夜晚都在等待你的回应。
                          –Miss You
Even my phone misses your call by the way.
甚至我的电话都在期待你的来电。
                    –From  the Dining Table
  

I'm asking myself is it over. 
我问我自己,我们之间是否已经结束。
                       –Miss You
Why don't you ever be the first to break. 
为何你不是那个说分手的人。
                       –From the Dining Table



We are on the ground we are screaming.
面对现实,我们大声争吵。   
                          –Back to You
It's hard when we argue.
我们争吵时很难明白其中的美好。
                       –Sweet Creature



Shit maybe I miss you.
去他的,或许我仍在思念着你。
                    –Miss You
Trying hard to remember how it feels to have a heartbeat. 
努力去铭记曾经心动的感觉。
                       –Tow Ghost


※  
I'm asking my friends if I should say sorry.
我问我的朋友我是否该道歉。
                       –Miss You
Maybe one day you'll call me and tell me that you are sorry too.
也许有天你会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你也很抱歉。
                   –From the Dining Table
  

But I keep coming back to you.
但我坚持回到你身边。
                   –Back to You
When I run out of rope you bring me home.
当我身陷绝境,你会带我回家。
                   –Sweet Creature
  

Should be laughing but there's something wrong.
我们应该尽情欢笑,但我总是感觉意兴阑珊。
                    –Miss You
  
You look pretty good down here,but you ain't really good.
你看起来状态很好,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Sign of the Times 

生日快乐🎂

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喜欢吃青苹果

今天去看了加勒比海盗5,万万没有想到巴博萨船长就这么死了。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我只爱杰克,可到今天才发现,这两个人,缺一不可。
我希望他还能再复活一次。
这不仅是贯穿加勒比海盗整个系列的人物,还是贯穿杰克斯派洛传奇的人物。
我喜欢看他们俩斗嘴,喜欢看他们俩刀剑相向,最喜欢他们俩并肩作战。
你说要是杰克斯派洛的人生里要是缺了个这样的人,该多无趣啊。
他们都活出了海盗最真实的样子——自由。而那正是我最想要活成的样子。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巴博萨死的时候我会那么难过的原因吧,那感觉就好像是突然迷了路。

当巴博萨和萨拉查一起掉下去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的不停喊着save him save him。我真的想救他,我真的不想他死。我朋友说我入戏太深,可我想,一个人生命里总有那么几个重要的东西吧。加勒比海盗给我带来的太多太多,我真的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不完整的,加勒比海盗。

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可能凡事只要遇上姓特纳的就回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吧。真是,诅咒啊。

如果我戳了谁的雷点请原谅。我只是无处宣泄我的感受。

最后私心让我带上一个cp tag吧。毕竟是领进门的一对。

这大过节的,单身狗唯一的意义就是看我圈大大们发糖发甜饼。

然而万分期待的发现

各圈的大大都不约而同地

按兵不动

甚至有个圈的发了刀 [手动再见.jpg]

冷cp专业户的痛苦你们不懂 [躺尸.jpg]

【索香】《卷眉国的奇异之旅》、25——全文完!!!

镜羲:

25、


 


幸好我遇到了他们,在这个世上,再没有比他们更好的伙伴了。


 


所以,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


 


“我喜欢你。”


 


面对厨子一瞬间那难以置信的目光,他那愕然惊呆的反应令佐罗感到自己的脸颊也一阵阵火烧火燎地发热,而就在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他才同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被对方断然拒绝。毕竟这并不是在梦里,而眼前的男人也不是那个对自己紧追不舍的黑衣山治。但是,比起坦白所带来的羞耻与尴尬,他并不后悔自己终于说出了这句迟来的真心话。


 


“你说过,如果被我喜欢上,你宁可去死……但是,即便说出来会被你讨厌,我还是要说出来——我喜欢你这个笨蛋。”


 


“……”


 


见厨子终于有所反应,却是一言不发地低垂下头,佐罗把脸凑近到他面前,又重复了一遍:“别装作没听见。我说我喜……”


 


“够了,别再说了!”山治低声呵斥道,无力地一把捂住了额头,指缝下露出的皮肤却是一片赤红。佐罗把他捂着脸的那只手强行拉开,执着一探究竟的目光终于对上他的眼睛,发现厨子那闪烁不安的目光中并没有愤怒与厌恶,而是写满了被表白时的惊惶无措,一瞬间,压在他心头的疑云烟消云散了。


 


“放手。”山治又低声喝了一句,原本白皙的一张脸胀得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根。他恼火地想要甩开佐罗的手,佐罗的掌心却紧紧捉住他的手不放。“不会再放开你了。”


 


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没有伤疤与硬茧,一直以来都被小心地保护着,那是料理人视为生命的宝贵双手。在梦里,曾经亲眼看着他毫不犹豫地弄伤自己那双不能再做饭的手,曾经想要紧紧捉住、最终却只能眼看着消失在指尖的那双手,这一次,绝对要牢牢抓住。


 


幸好那一切的悲伤痛楚,只是一场噩梦。却又幸好有了这样一个奇妙的梦,才让他见到了一个天生温柔而善良,会为他心痛,为他流泪,能为他牺牲自己性命的男人,见到了一个能做出美味的饭菜,拥有强大的信念与战斗力,能和他并肩战斗的男人,见到了一个满怀着罗曼蒂克,为了爱不惜一切去战斗,能对他坦率表达出爱意的男人。


 


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厨子,你的回答呢?”


 


山治的脸颊早已变得面红耳赤,而在那双蓝色的瞳孔中,佐罗也看到了一个同样面红耳赤、不安而焦急地等待答案的自己。不甘心只有自己一个人像傻瓜一样冲动,他不是一个做事拖泥带水的人,既然正视了自己的这份喜欢,就必须要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喂,就算是讨厌的话,你也给我说出来啊。”


 


“……”


 


厨子的目光终于不再躲闪,他终于抬起头直视着他。佐罗发现那双蓝色的眼里有几分湿润,并没有哭,却令他的心跳猛然加速。一瞬间他不禁暗自感叹,为什么以前就没从这个厨子的眼神中看出过一点端倪?自己究竟是有多迟钝,才没发现深藏在那双眼中的真实心意?


 


“……我,还会一直和你吵架,如果你敢偷酒喝,也会踢你的脑袋,骂你臭绿藻头。”


 


“在这条船上,填饱船长的肚子是永远第一位的,当然还有Lady们的笑容。因为你只是臭剑士而已,所以休想让我对你温柔和体贴……还有明明就是个路痴笨蛋,却老摆出一副嚣张臭屁的样子,这一点也还是让我看着不爽。”


 


青筋。“——臭厨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在杰尔马的宫殿里,那个糟糕的夜晚,他做了一个漫长而又离奇曲折的梦。从梦中惊醒的时候,自己一脸冷汗,泪水早已打湿了枕头。他已经很多年不曾再做过那样的噩梦,也不曾流过泪,然而这一次,却怎样也止不住浑身战栗,独自一人在宽敞的房间中瑟瑟发抖。那舒适宽大的床铺与桑尼号摇摇晃晃拥挤不堪的宿舍吊床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却令他手脚冰凉,如坐针毡,努力想要咽下涌上喉头的那份苦涩与绝望,却终于再也无法抑制地发出一阵低声悲鸣。


 


已经走投无路,不能再回到那条船上去了。一想到这个,心就痛不可言。


 


明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也不应再有任何不满。这凭白拥有的十三年时光已经是上天恩赐给他的一个美梦,但是,早知又要回去那个地狱般的牢笼,为何又让他品尝到自由的美好?为何又让他遇到了他们?


 


即便那些人是坏蛋,人渣,我仍然无法置之不理。即便知道未婚妻要杀了我,我仍然无法对她产生憎恨。即便我曾经犯下过错误,差一点就抛弃你们离开这条船,即便知道了我其实是这样一个软弱没用的家伙……还愿意接受我,还会喜欢我吗?


 


“绿藻头,你看清楚了,我就是我。”


 


不会对你温柔体贴,不会对你宽容忍让,也不会对你热情似火。


 


“所以,你不要把那些幻影和现实搞混了。”


 


“白痴厨子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会搞错?”


 


佐罗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不是一直都这副样子吗?不过顺便也告诉你,不管你是王子还是皇帝老子,敢惹我的话也照样砍了你。”


 


“你是找踢吗?我可是不会对臭剑士手下留情的!”


 


“正好。太轻易得手的东西我也不感兴趣,我更喜欢有点挑战性的。”


 


“……”山治眉心微蹙,用一种似嗔似怒的目光瞪着他,忽然眼睛眉梢又都舒展开来,眼中流光波转,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那个笑容和在梦中的那时候一模一样,令佐罗一瞬间失了神,砰然心动。他突然想要亲吻他那微笑的唇,不过还没等他把这个念头付诸行动,山治这次却先一步凑过头来,主动吻住了他。


 


“绿藻头,我喜欢你。”


 


大海是广阔的,总有一天,你会遇到真正对你好的人。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真正喜欢你的人。


 


“我喜欢你……”


 


能够遇到你,能够喜欢上你,也能够被你喜欢上,那样的话就算是去死,我也满足了。


 


没有怜悯,没有人性,就算子弹也无法穿透的钢铁之躯,那个家族曾经想要把他改造成这样一个完美的战士,而他却成为了一个会流血,也会死亡的普通人。温柔而敏感,骄傲却自卑,那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太过丰富而柔软的感情,令他距离成为一个真正的硬汉还差得很远。尽管他努力想要成为一个强大而完美的人,却终究不够完美,也不够强大。


 


但是,只有和你们在一起,我的人生才变得真正完美,我的力量才会无比强大。


 


幸好我没有失去你们,幸好我没有失去你。


 


他闭上眼,用力地亲吻着,拥抱着他。这一次,主动拥抱和亲吻着佐罗的人,终于是自己,不再是别人,也不会是任何人。而这一次怀抱中的佐罗也终于不再遍体鳞伤,他那曾经缺失的手紧紧地搂住自己,臂膀间强大的力量勒得他浑身骨骼生疼,但是心中却充满了幸福和喜悦,终于不会再有任何纠结与伤感。


 


“……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一直……”


 


执拗的,骄傲的,冲动的,冷静的,勇敢的,软弱的,充满了矛盾的人格;深藏的黑暗,恐惧的阴影,丑陋的疮疤,悔恨的泪水,这样一切都是一个真实的我,再也不需要隐瞒和逃避。


 


【那些被自己错过的深爱之人,才是最应值得珍惜的。】


 


【佐罗,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佐罗,我喜欢你。”


 


唇上尝到了一点点咸涩的味道,但佐罗已经知道,原来并不是所有的泪水都是软弱和怯懦的体现。想起曾抱着他逐渐冰冷消失的身体流下过悔恨万分的泪水,而此刻堆积在自己胸口那满盈充胀得快要溢出的欣慰与幸福,也令自己的眼眶同样酸痛发热。他一边吻着山治,一边将手臂收得更紧,仿佛要将这句得之不易的真心话牢牢抓在手中不放。


 


唇齿纠缠,呼吸加重,身体滚烫。那一晚,在抵达和之国的前一天,在桑尼号宿舍的角落里,在万籁俱寂的大海上,他们不顾一切地亲吻着彼此,久久不愿分开。


 


从最初相遇的那一天起,那一声声意气风发的山盟海誓,一个个云飞霞舞、月落星辰的日日夜夜,航海指针已经记录下无数个漂泊与冒险的征程足迹,而那份仿佛一夜间破土而出的感情,其实也早已被埋在每一个足迹之下,伴随着他们一路走来,悄然绽放盛开,如火如荼。


 


在这场不可思议的梦幻之旅中,他们经历了种种磨难的考验,也曾陷入困境,饱尝艰辛,迷惘,绝望与失去之痛,终于在旅途的终点迎来了再一次团聚。


 


但是他们的旅途还没有结束。


 


待到下一次扬帆起航之时,身边有你,再也不会孤单一个人上路。


 


End


 


全文完


 


 


后记


 


2016年圣诞节年到2017年4月,差不多4个月时间,终于完结掉了这篇文。


 


这篇是为山治年所写的第三篇索香文,也是最后一篇(另外两个短篇是《Sanjirella》,《三年零三月》)。从去年10月到今年4月,6个月完成了将近17万字的三篇文,随着漫画进展的转折,感觉对山治年的这份怨念终于可以平静地放下了。这周漫画862话刚好拉开了婚礼大乱斗的序幕,山治年还没结束,好戏才刚刚开始,但我已经可以提前退场了,接下来就吃瓜坐等连载的惊天大逆转和这个篇章的大结局。


 


回想一下,山治年的跌宕起伏还真是非常艰辛。不仅要面对山治被虐,山治结婚,佐罗掉线,索香低迷,种种打击交加之下,除了自割腿肉自我安慰之外,想不出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化解这种痛苦。于是我又作死地写了这么一个长篇,又选择了一个非常精神分裂的题材,所以在连载的过程中也快把自己搞成精神分裂了……


 


写文有时真的是太痛苦了。美好的感觉往往只是在写完后的那一瞬间,而过程就像追着漫画连载一话一话地走过来,是一种缓慢而漫长的煎熬。所幸我终于完成了它。谢谢大家在每一次更新之后给我的留言,每次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全靠着这些强心剂续命,四个月以来的每一次更新,周而复始的重复,我才能一点一点填平这个坑。


 


非常非常感谢你们。


 


镜羲


2017.4.16


PS:


关于山治童年的臆想童话请看《Sanjirella》


关于山治回归草帽团的情人节贺文请看《三年零三月》



陈海醒了。
陈老走了。

Two years.

It's been a long day,without you my friend.

Ride or die.